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

[電影] 永遠的0~會成為經典的以戰反戰

司法考試落榜、人生陷入低潮的佐伯健太郎(三浦春馬),在參加外婆葬禮時,意外得知一項驚人事實:自己和外公並無血緣關係,「親生外公」其實另有其人。原來親生外公的名字叫做宮部久藏(岡田准一),是在二次世界大戰擔任零式戰鬥機駕駛,卻因為出擊特攻任務而陣亡的26歲年輕人。為了調查宮部的生平事蹟,健太郎開始與姊姊逐一尋訪外公當年的戰友。而在尋訪過程當中,有人說:「宮部是貪生怕死的膽小鬼!」也有人說:「宮部是駕駛零式戰鬥機的天才!」兩派不同說法,讓健太郎對外公的背景陷入更深迷惘…。  

其實,與宮部一同出生入死過的人,都深知他就算具備天才駕駛技術,卻認為「生還」比擊敗敵軍更加重要,因此每逢混戰,他必定迅速脫離。「我一定要回到家人身邊…。」這是宮部對妻子松乃(井上真央)許下的唯一承諾。不過,他後來為什麼決定要加入特攻隊?終於,健太郎找到見證宮部死前最後一段日子的關鍵人物,也終於得知驚人的事實…。究竟宮部想要捨命傳達的訊息是什麼?而生活在現代日本的健太郎,又能否理解親生外公的想法呢?

************************

電影《永遠的0》改編自百田尚樹在日本非常暢銷的同名小說,但是我必須承認,在看本片前我對於這一切一無所知到了荒唐的地步:

我:「姊,妳要陪我去看《永遠的0》試映嗎?」
姊:「不要,我對gay片沒興趣」
我:「為什麼是gay片?」
姊;「因為0啊~還永遠耶!」
姊夫:「那個是講『零式戰鬥機』啦!」
我:「零式戰鬥機是啥?我只知道手塚國光的零式」
姊夫:「……」

在沒做功課、徹底搞不清楚的天兵窘況下,我去看了《永遠的0》試映。經過親身服用,我可以保證本片真的…真的…超級好看!!題材好、故事好、場景好、演員好尤其男主角岡田准一無疑越來越會演戲了,重點是最後一幕還一整個帥到翻! (謎:a…跑題了!)

《永遠的0》以我不知道的「零式戰鬥機」貫穿全片,當中還有提到我們並不陌生的以瘋狂自殺式攻擊而舉世聞名的「特攻隊」(特別攻擊隊,其中又以神風敢死隊最為出名,而最後宮部久藏正是出現在神風特攻隊的名單上),然而本片提出了世人所不知的特攻隊的另外一面--一份希望可以生存下去的愛!而本片懦弱與堅強、大愛與小愛、以戰反戰等反思,註定讓《永遠的0》成為經典!

以下劇透,不喜者請自行離開本文,儘速去看電影啦!

 
司法考試四次落榜的佐伯健太郎在外婆喪禮上意外得知自己的親生外公另有其人!好奇心驅使下,健太郎與姊姊決定調查親生外公宮部久藏的生平事蹟。調查之初的結果,讓健太郎一度想要放棄,因為他們找到當年外公的同袍,拼湊出的外公印象是:「駕駛零式戰鬥機的天才!」、「只要一遇混戰就先逃走的懦夫」、「根本就是日本海軍的恥辱!」。但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為什麼會在最終選擇加入擺明送死的特攻隊呢?

隨著調查的持續進行,當年與宮部並肩作過戰的下屬們回憶宮部不諱言自己在每一場戰役中想方設法要活下去,因為他要留住命回到他妻女的身邊。而這番說辭在戰場上被視為大逆不道,只是在那個男人不輕易開口表達愛意的年代,這無疑是對於妻女最深刻的愛啊!

全片唯一一場宮部與妻子重逢又離別的戲碼,看到宮部對松乃承諾:「我保證我一定會活著回來,我斷了手或斷了腳也一定會回來。我戰死了,也一定會回來看妳。投胎轉世也一定會回來。」紛亂戰事裡不知何時能再重聚的離別,男人能給出的承諾是如此飄忽,而女人也只能傻傻的信著這些飄渺的保證,守著孩子、守著家,甚至抱著丈夫永遠無歸期的覺悟日盼夜盼丈夫回來,而這份相思之苦卻又實實在在的成為男人、女人分守兩地好好活下去的動力。真的讓人感到心酸!

 
在同袍眼中懦弱無比的宮部不僅想要自己活下來,他也試著去幫助同袍活下來。當下屬嚷著軍人就是應該光榮的死在戰場上時,宮部卻怒道:「要死很容易,活下去才需要很大的勇氣!」、「無論再怎麼痛苦,都要努力活下去!」當下氣急敗壞的軍人,直到多年後都很感念長官用心良苦的一席話給了他勇氣去突破生命中的重重關卡;不願意積極投入戰事卻擁有高超飛行技巧的宮部被上級轉調成為飛行教官,去教授年輕學子飛行技能,只是這班幾乎沒有實戰模擬經驗的年輕飛行員,他們從一開始就被日本皇軍當成特攻隊的培訓人員,他們的合格結業就意味著去死!身為教官的宮部為了保全這群年輕的生命,於是一再陽奉陰違給出了學員「不合格」的成績,只是他的一人之力始終無法將自己的愛徒們完整的綁在身邊,反而是在未來的日子裡每天眼睜睜看著他們送死卻無能為力!

宮部在一場場的戰役裡看到同袍的飛機一架架被擊落,自己憑藉著精湛的駕駛技術苟活下來,他的生存夾雜著不只是別人的罵名,還有內心的自責,只是當他看著僅有的一張妻女照片,他可以說服自己,活下去跟她們團聚才是最重要的事!然而在一次次護送自己的學生踏上必死的最後一程後,宮部那「一定要活下去」的信念開始動搖,他咆嘯著:「現在同盟國的武器先進日本許多……今天成功接近航空母艦的特攻隊幾乎沒有,我只能看著他們去死……我是用他們的血活下來!我到底應該怎麼辦?」(大意)而宮部的動搖讓他最終出現在神風特攻隊的名單上!如果不要本末倒置的將電影最終的結果--宮部的小愛透過自己的大愛轉化為一種永恆的守護--隨意代入,我覺得宮部在生存下去的信念動搖後,沒有信心能夠安然的面對戰爭結束後的生活,所以才會毅然加入特攻隊,希望能用自己的飛行技術成功完成任務,或許還有機會保全該次任務的其他年輕特攻隊員。我好奇著:宮部在加入特攻隊的那刻,心裡頭是否還有為了妻女一定要活下去的念頭?還是真的是要魂魄相見?當然,電影最終的偶發事件、還有宮部的故意選擇兩相搭配下,不僅讓觀眾看到了人與人間緣份的微妙,也給了我們些許的慰藉!

《永遠的0》概括了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史,顯示了戰事之初日本皇軍的極度樂觀,以及戰爭末期為了擺脫困局祭出的自殺式特攻隊,故事本身野心很大、電影(尤其空戰)拍得氣勢恢宏,讓人看到時代戰場裡生死相博的瘋狂,然而其間用宮部久藏的厭戰到最終奮不顧身投入特攻隊的心境轉換,帶出了大戰爭沸騰的表面下,小戰士內心深處想要為了心愛的家人活下去的心願--雖然微小,卻很動人!

綜觀全片,對於二戰、特攻隊沒有強烈的指摘與批判,取而代之的是那一代人經歷過這場苦痛的事實,人們在戰後快速的重建家園,一路走來看似平靜其實從來沒有遺忘過曾經的磨難,只是有默契的選擇假裝沒事的繼續為自願或非自願犧牲的戰士們努力的活下去,去見證逝者不斷猜測卻永遠無法參與的現代。而歷史,不論錯得多離譜、不論痛的多誇張……都不該遺忘,因為唯有深刻的記著,才能避免重蹈覆轍。

無論再怎麼痛苦,都要努力活下去。」

 電影預告:

不負責任的推薦指數:10

備註:山崎貴 ,采昌,2014/09/12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連結博客來書籍《永遠的0》

10 則留言:

  1. 無論是軍國主義或民族主義,走向極端往往就是逼迫無辜的人去戰場赴死,然後躲在後方高歌頌德。而這種狹隘主義的政府常常在教育上注入了仇恨,不容人質疑政府所告知你的“真相”,質疑反而會被扣上“不愛國”或是“奸賊”的大帽子,試看二戰的法西斯諸國,哪一個不是這樣!?而受這種教育,常常說要打仗的,更是無恥中的無恥

    回覆刪除
  2. 先撇除作者本身的思想和小說不談,單就個人看了電影的感覺。

    很多人疑惑的是為何一開始愛惜生命,
    不怕孤獨願意為妻女活到最後的宮部最後會選擇自殺式攻擊?
    還有究竟為什麼他會加入特攻隊?

    可以服用這篇介紹會更清楚......
    seafood R: [普雷]《永遠的0》別忘了班艾佛列克在敵軍啊!

    我覺得最後宮部已無法再承受隊友和學生的死亡,
    說真的,這種戰爭的狀況沒經歷過的人就算怎麼模擬也無法感受,說戰爭後的創傷才是真正戰爭殘酷的開始也不為過......

    資料裡面談到當時的學生根本是被迫,
    也沒有職業軍人願意出征的,
    甚至自願軍都是情勢所逼,
    老實說我很驚訝一直以為的那些自殺攻擊的瘋子,
    由來都是上層而不是赴死的人。

    電影裡面的許多人,
    一開始都是慷慨就義,
    但在宮部的影響下,
    他們開始感覺到戰爭的荒唐。

    什麼理由都構不成戰爭的理由,
    戰爭是建立在虛擬的愛國心,
    說真的,發動戰爭的人叫大家愛國,
    但真正愛國的人會選擇發動戰爭傷害人民嗎?
    沒有國哪有家,但沒有百姓哪有國?
    為了形成「國」而犧牲人,根本本末倒置。

    戰爭的荒唐就在於戰爭根本沒必要,
    它是一群為利益和貪婪瘋狂的人所策劃的,
    百姓無法從戰爭實質得到好處,
    或說得到的好處遠不及戰爭對當時人類的傷害,
    可憐的是,那種被塑造出來的大環境氛圍讓人無從拒絕。

    當我們翻著歷史時,
    會訝異原來血淚根本不存在,
    而是被迫產生的,
    主導國家的竟然是些孤獨的狂人。

    民族和國家是一種被形塑的政治概念,
    實際上存在嗎?
    我們是不是都被這些意識形態操控而不自知?
    當憎恨著某個國家討厭某個民族時,
    人們有思考過這種仇恨必要嗎?

    這就好像有一群小孩活得自在快樂,
    有一天被圈起了柵欄,
    久而久之兩邊頭頭為了凝聚操弄了敵我意識,
    本來沒有分別的卻有了無形的隔閡,
    他們無來由的憎惡對方,兩邊永無寧日。

    仇恨害人害己,但最大利益是誰?
    表面上那些主導者佔盡利益,實際上卻也非常可悲,科科。

    回覆刪除
  3. 《永遠の零觀後感》
    一個虛構的故事卻如此揪心感人,誠乃佳作也。
    先回顧一些歷史吧!
    ---
    2001年,小泉參拜1978年即已入祀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後,日本正式掀起一股走向「正常國家」的風潮,意圖調整二戰後日本右傾人士口中所謂的「自虐史觀」。
    2004年,李登輝以日文原著《武士道解題:做人的根本》出版。
    2005年,日本官定《新歷史教科書》在亞洲鄰國的疑慮中發行。
    2006年,百田尚樹小說《永遠の零》出版。
    2007年,李登輝先生赴日展開「奧之細道」之旅,參拜靖國神社及享配其中的兄長岩里武則.李登欽。
    2013年7月,宮崎駿以《風起:零戰》為封筆之作。
    2013年11月,山崎貴電影《永遠の零》上映。
    2014年7月,安倍在美國的暗中鼓勵下,透過釋憲,「重新詮釋」其和平憲法第九條「非戰條款」,日本再次擁有戰爭權。
    ---
    經過了一戰和二戰,零式戰鬥機的「零」,似乎反應了日本人想回到戰前、從「零」開始的心情。
    《永遠の零》一片中,虛構人物宮部久藏在赴死前向他的妻子松乃說著:「我一定會回來,斷了胳膊斷了腳也一定會回來,哪怕是死了,投胎轉世也一定會回來。」最後,他選擇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讓他的部下大石賢一郎活過了戰爭。大石回到家鄉,最終娶了宮部的遺孀松乃,做了宮部女兒清子的繼父。
    在《永遠の零》原創作者百田尚樹筆下,宮部久藏或許就是二戰中戰死的軍人們的化身,大石賢一郎或許就是今日戰敗後「苟活」在非正常國家的日本人。至於「投胎轉世也一定會回來」的是什麼? 或許正是李登輝先生所崇尚的「武士道」和「百田尚樹」想找回的「大和魂」吧!
    這世上原本就沒有「永遠」,勉強稱得上永遠的,可能是人心中的「愛」吧。百田尚樹將書名定為《永遠の零》,永遠的零在這裡應不是永遠的零式戰鬥機,永遠的零應是想喚起時下日本年輕人對日本永恒的愛。進一步來看,這部影片的重點應是想告訴日本時下年輕人:對日本的愛要涵及二戰中戰敗的日本,不要「自虐」,不要切割。這部電影向時下的日本年輕人問了一個跨時空的問題:不管自願還是被迫,當年為日本戰死的「宮部久藏們」用生命實踐了他們對後人的愛,你們今日該如何回報這份愛呢?
    把愛和歷史上真正出現過的戰爭機器放在一起是危險的。宮崎駿的《風起:零戰》和百田尚樹的《永遠の零》,同樣講零,但此零與彼零在本質上是有所不同的,相較而言,宮崎駿的態度要比百田尚樹謹慎得多。這也難怪宮崎駿會質疑《永遠の零》是一個為了宣揚日本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所揑造的「戰爭神話」了。
    ---
    在戰後六十餘年後的今日,透過細膩而隱晦的傷痕文學手法,日本社會的菁英們配合著他們的政府努力地走向他們自己心目中所謂的「正常國家」。過程中,不論是否在「神化」、「美化」、「除罪化」、甚或「脫罪化」日本當年所發動的戰爭,對一個全面戰敗的國家而言,這些都是非常困難的;雖然困難,我們卻看到了他們的作為。
    反觀中國,做為一個曾被侵略百年的國家,做為一個二戰的戰勝國,到今日還沒有能力全面還原中日戰爭的史實,讓那麼多在抗日戰爭中為國家死難的中華民國軍人真實的故事隨風而逝,相比之下,真是一種莫大的遺憾和恥辱呀!
    ---
    寫在2014年10月25日

    回覆刪除
  4. 不做死就不會死,拍得再好也是為了掩飾日本人犯下的天大罪惡,我只能說死了活該!本來就該死!侵略世界死了多少人?自己不先侵略別人,哪來這些狗屁倒灶的事?

    回覆刪除
  5. 補一句,被小胖子和小男孩登門拜訪,完全是日本人自己咎由自取,自己活該死好!

    回覆刪除
  6. 樓上的,那中國侵略圖博的土地要不要也還給人家

    回覆刪除
  7. 日本倖存的百姓,為了他們的後代能早日恢復正常生活,寧可把戰時的秘辛埋藏在心底,在日本自虐史觀的氛圍下,這樣題材總是較敏感

    回覆刪除